闪团惹人爱

地球最后的夜晚

ubadbad:


加油机是自助式的,要先投币才可以使用,红色机体常年在一百华氏度的高温烘烤下,表皮攀爬龟裂的斑痕,闪闪映着银光。



K半蹲在它面前,拿纸钞对着投币口琢磨了五分钟,直到有些头晕,才意识到必须要把纸钞兑换成硬币才可以。



空气里飘散着若有似无的甜腥,荒漠的气温在午后二时到达最高点,爬虫一早便钻进了土地的缝隙。远处有大片的仙人掌丛,像从复活节岛漂移来的墨绿群像,直射而下的阳光是晃眼的白色,天空像倒扣的不锈钢玻璃,人的影子笔直刺入地...

YY92118(一)

薄荷甜酒:

夏夜漫漫,老式住宅区的院子里,撒花儿闹腾的小孩子好像总是不知疲倦,可想想也容易理解,暑假即将结束,怎么能不可劲的闹几天呢。


刚过了饭点,门口就响起三下敲门声,虽不算小,但被空调嗡嗡地杂音笼着也是基本上属于略大于钢笔掉地上的声音,可王源还是在第一下响起时就利索地跳起来,一脚趿拉着拖鞋一脚翘着去开了门,怀里还抱着半个没挖完的西瓜。


“刚吃了晚饭就吃水果啊?”门外是王源的邻居兼发小,套上如今的时髦词汇,那也叫竹马——裴谦。


“这就是晚饭。”王源又蹦着回了屋。


“叔叔阿姨没在家?你又这么胡来。”裴谦也是来惯了的,熟悉地随王源进了他的房间。...

享之千金(P3)

Ms HighCold:

有些男孩从小喜欢枪,比如萧平旌;有些喜欢倒腾摄影,比如张道乐;还有的钟情游戏,比如而立之前的王俊凯;再有就是王源这种,热爱大自然。而今王源被困在一个方圆十里都是人工布景,连棵树都是精挑细选栽下去的影视基地的内部军营,接受所谓军事化训练,打枪抗炮统统要学,可谓苦不堪言。他从枪都没摸过的,到如今还能单手换弹匣,王俊凯听说后夸他厉害了,王源却不知道自己学这个干嘛,剧本不是质朴的战争群戏吗?


王俊凯说他不知好歹,这种跟国内顶级团队合作的机会连萧平旌跟张道乐都会羡慕,尤其是萧平旌。古早的枪支他只有看照片的份儿,市面上难找,然后陈意荞还不喜欢他玩枪,觉得暴力,多...

享之千金(P2)

Ms HighCold:

王俊凯给王源的柯基取名叫绿豆,王源发现他不是在搞笑的时候只能同情地摸了摸柯基的短毛,说:“难为你了。”


绿豆刚过三个月就被送去了宠物学校,再回到家时差点不认王源这个主人。为了保持热度制造话题,刘微微会在王源闭关工作的间隙发些狗的萌图,久而久之那狗跟刘微微也亲近了起来,拍摄时状态也不一样,粉丝戏称是儿子跟父亲的磨合期。


柯基要求的运动量大,王源一直没空多遛,总是把它寄养在外面也不忍心。可他又不舍得给别人,后来是王俊凯提出把它丢去跟马一块养。


王俊凯在城郊有个私人马场,里面也养有猎犬,柯基不会比比格难训,交给专业人士打理也更让人放心。...

初恋成瘾(完结)

念念如尘:

*架空





谁不曾一往情深。





王源右脚脚踝上有一块呈圆形盾状的肉疤,直径大约半厘米,模样酷似铜钱草的叶瓣。



这块疤被粉丝称为影帝王源全身上下最苏的点,每次现场图里带王源脚踝图片的微博总是转发...